王芳专栏 | 雏凤清于老凤声

摘要:雏凤清于老凤声 ——“雏凤清声”学生美文选序言 学校要让我们语文组整理校本教程,我们教研组长把整理近几年学生原创美文的任务交给了我。我想,可能因为我带着学校的星空文……

雏凤清于老凤声

  ——“雏凤清声”学生美文选序言

  学校要让我们语文组整理校本教程,我们教研组长把整理近几年学生原创美文的任务交给了我。我想,可能因为我带着学校的星空文学社,熟悉一些热爱文学的少年,手头有一些文学作品。

  也可能觉得相比整理那些学术论文的严谨我更喜欢更适合做这种稍微带点文艺色彩的事情吧。张老师让给文集取个名字,取什么呢,忽而想起了李商隐“雏凤清于老凤声”的诗句,这个文集里收录的都是高中生意气飞扬的原创佳作,才情纵横而可圈可点,我觉得这些少年之作充分体现了青春之美和书生意气,如雏凤清声,宛转悠扬,如乳虎啸谷,光芒万丈,让我们老师感叹孺子可教后生可畏,也倍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自豪幸福,于是为这个文集取名为《雏凤清声》。

  《雏凤清声》文集收录的是2017年至2020年来河南省实验中学学生们原创的部分美文,有的是考试上应试之作,戴着镣铐舞蹈也写得神采飞扬;有的是自由写作,灯火闲适,家人可亲,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有的是作文大赛的获奖作品,书生意气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语文组的老师们有心把它们保存下,又写上评语,这次我们在王玉兰老师和张定勇老师的组织带领下收集整理起来做成校本教程。

  作为编者,读到学生这么多青春逼人书生意气的作品,他们字里行间洋溢的才情和思想让我啧啧称赞。他们对人生的思考,对青春的礼赞,对生活的领悟,对成长的憧憬都那么情感饱满,思想飞扬,真是锦心绣口。

1

  李商隐对年轻的外甥冬郎勉励说“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李白也言“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这些年轻人青春洋溢的文字总是让我感动,让我深感在如今日新月异的时代和大有可为的环境下生活的年轻人是多么优秀于他们的前辈。河南省实验中学聚集了那么多优秀的学生,在学校和谐致美的校园氛围里他们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他们的家国情怀深厚,他们的眼界格局辽远,一代年轻人鹰隼试翼,乳虎啸谷,看他们奇花初胎,矞矞皇皇,我们作为老师深感后浪的优秀和力量。

  一届届大实验学生清歌纵马,在考场奋笔疾书,在赛场挥斥方遒,在日常捕捉诗意,真善美在他们笔端生花,他们年轻的生命在文字里尽情轻舞飞扬,他们的欢笑泪水迷惘思考通过文字凝固成一朵朵旖旎的花温柔地盛开在时光的两岸,他们编织自己身边的美好也真诚记录成长的足迹,这些文字或许曾经在暗夜里安慰过彷徨的心灵,或许也正是通过文字让他们确认了眼神找到自己的同类和知音。

  我曾经特别感动班里叫王牧远和王瀚林的两个男孩互相为对方写的一篇文字,那种相互的惺惺相惜,那种同龄人之间携手成长的亲密在各自的文字里表达得特别让人羡慕和神往。我在班里表扬了王牧远写的《纪王瀚林君》(文章附后)之精妙后,王瀚林也立即挥笔洋洋洒洒和了一篇文章《回敬王牧远君》,依然情深意切,令人击节赞叹。两篇文章相映生辉,充分发扬了古人诗文唱和的君子之风的传统,更在这种古雅中升华了两个少年澄澈如水的友谊。

2

作者与学生合影(左:王瀚林,中:王芳,右:王牧远)

       就在这种“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的表达中文字变得有温度,青春变得更斑斓,生命也在吟唱中有了许多可回味可触摸的清欢。用文字记录自己的无人倾听的心事,用笔墨安顿成长的彷徨迷茫,这段懵懂青涩的青春也在这种宣泄与释放里一路骊歌迤逦远方。作为师者,我们阅读这些文字也是对青春与成长的倾听和引领,沟通与欣赏,甚至也是对自己青春的回望与缅怀,一代代人的青春之歌就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里超越时空握手相遇。

  又想起最近写的一篇考场作文,讨论人生的“失意”与“诗意”。诗意人生是指什么样的生活呢,在失意中如何保持诗意呢, 我和学生们一起讨论。学生们说诗意是洒脱的行为和旷达的心胸,诗意是从容淡定的态度和优雅浪漫的姿态,诗意更是发现美感受美传播美的能力,我又问只有诗人才能有诗意生活吗?学生们摇头,我们一致同意诗意应该无关身份和地位,有的人用文字在纸上写诗,有的人用自己的生活姿态在宇宙万物写诗。如此看来,这次结集的学生作品里孩子们从日常的学习生活中感受美收集爱也是一种诗意,也是繁重的学业压力下踮起脚尖触摸阳光的一种方式吧。

  我曾经努力地回想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是什么样子,找出少年时期的文字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幸而留存每每感慨玩味半天,自己稚嫩的文字记录了当初跌跌撞撞的成长,现在读来总觉得弥足珍贵。那么就让我们结集留存这些优秀学子的文字,帮他们珍藏起来那些“当时正道是寻常”的往事花絮吧。或许有一天他们回母校,就会捡起这段时光来细细品味。

  现在把这些花开的声音留存下来,把这些雏凤清声的文字整理出来,以飨读者。时间仓促,难免有很多疏漏之处。恳请大家批评指正。

  附学生作品:

纪王瀚林君

河南省实验中学本部高一十班 王牧远

  若说初中时期的好友,或许因为我性格内向,只有鲜少的四五个。若说“至交”,则唯有瀚林君矣。

  “瀚林”者即为“翰林”,因算出缺水的命相,所以取得如此名字。他也确乎未负父母之希望。

  初次相交的情景,已经记不得了,只是后来相与渐深。他的身材应是标准的,但却总显得有些许胖,而脸上终年红润,一双笑眼,看去便是活弥勒。他的性格也如此,总是踏着方步,哼着小曲,缓缓地走。于学校老师的作业,向来是不会完成的,时间便用在了读些网络小说上。然而颇为令人惊奇的是,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亦时常列在第一名。这让我这数学成绩有时“不列”的学生十分艳羡。每向家母大人报告成绩,她听完后总是问一句:“瀚林如何?”我只得翻起白眼,如实地讲。“啧啧……”母亲听完常发出这感叹,虽然没有了后话,我却也知道她心中所想。到底是何原因呢?我实在无法找出理由为他“开脱”,想必他确乎有些天赋吧?

3

  后来每次去他家,大多是他一人在家,用电脑播些时下最流行的歌曲,有时还玩着赛车游戏。我坐在他身边,看他用修长的手指敲击键盘,不免生发一些慨叹。然而多数时候,却是两人天南海北、无拘无束地谈。每至兴起,他拿起家中自酿的葡萄酒,每人一大杯地喝。夏夜,小院幽静,虫鸣犬吠,二人对酒当歌,放肆妄为。这必成为我“白衣青衫最少年”时的美好回忆。

  我想描述一下他,却已经做不到了。相交愈深,愈无法评论,只是脑中常常闪过一个片段:

  五十年后,在一家古色古香的中医铺里,坐着一位老中医,他眯缝着眼睛,目光闪闪,打量着面前焦急的病号。他的头发已经是没有的了(听说学医者多如此,况且母系中又有脱发之基因),右手持保温杯,不时咂一口茶水,发福的身体微微向后靠(他以小缸盆为碗,大汤勺为匙,食量惊人,又天生达观,想来晚年自然发福),戟手,用了平稳而自信的腔调,缓缓对病号说:“你应当注意养生,早睡早起,缓步行于庭中,使阳气生发……”一旁病号频频点头…………

  我将保留这篇文章,到五十年后取观,是否应验,因以记之。

4

  作者简介:

  王芳,河南省实验中学语文教师。最老的80后,执教于三尺讲堂,心怀诗和远方,曾经独坐幽篁闲吟风月,而今荆钗在鬟依旧向往旖旎繁花,布裙在身依旧不失纯真梦想,唯愿在桃李含笑中笔耕岁月情长,在柴米油盐里拾取爱与美的微光。有作品入选《师墨飘香》《师兴旷远》。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9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