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艳婷专栏 | 《神鸡》夜话

摘要:《神鸡》夜话 温暖而明亮的灯光下。我和鸭宝并膝而坐。她稚嫩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各位鸡朋友,我这个宝贝儿子,一生下来就会飞……妈妈,这里说的不对,鸡爸爸应该说宝贝女……

《神鸡》夜话

  温暖而明亮的灯光下。我和鸭宝并膝而坐。她稚嫩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各位鸡朋友,我这个宝贝儿子,一生下来就会飞……妈妈,这里说的不对,鸡爸爸应该说宝贝女儿啊。”

  我哑然失笑:“你忘了吗?小公鸡、雄狮,这些都是动物界的男生;小母鸡、雌蟋蟀这些是女生啊。”

  眼看上铺的大宝要对着窘迫的鸭宝做鄙视的手势,我赶紧打出“免战牌”:“咱们划重点,不许偏题啊。鸭鸭,你觉得鸡爸爸是个怎样的人呢?”

1

  “对,他爱吹牛,说谎话。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故事呢?”

  七岁的小孩用手指着字,磕磕绊绊地逐句读下去,感觉她累了,我就适时打断,开始提问。

  “所有的鸡都对花背小公鸡充满兴趣,它整天忙着表演。那么,它学到新本领吗?”“没有,它原来能飞九个(九尺),倒退到飞一尺远。”

  ……

  “说的不错,小朋友,已经九点二十啦,我们关灯睡觉吧。”

  鸭宝正听在兴头上,哪里肯睡?她哀求着:“妈妈,再给我讲个故事吧。”“好吧。在讲故事前,你要先表演一下哟。”“妈妈,表演什么?”黑暗中,鸭宝的声音透着兴奋。

  “注意听题。请根据提示背古诗。这是一首描写花的诗,这种花开在冬天,这是一首五言诗,诗的题目是——”提示到此为止。上铺的大宝迫不及待地大喊:“妈妈,我知道,是《梅花》!”

  “这不是抢答题,先扣你十分。鸭宝赶紧啊。”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鸭宝背诗。

  我接住话头:“这首诗的作者王安石是宋朝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有很高的文学造诣。他官至宰相、锐意改革,写有许多诗歌、政论、杂文。其中有一篇很著名的杂文《伤仲永》。讲的是一个叫方仲永的小孩,五六岁时,有一天突然会作诗,而且文采飞扬、蕴含哲理,人们啧啧称奇,纷纷请他和他父亲前去作客。父亲看到凭着儿子作诗,能混得酒足饭饱,还有人送来果蔬、菜肉,觉得是一条很不错的生财之道……”

2

  “仲永完了,他爸爸把他当成摇钱树了!”大宝的声音里透着惋惜。

  “是啊,既然能不劳而获,何必奔波劳碌?反正仲永的父亲再不劳动,也不让仲永读书,每天不是在宴席上,就是在赴宴的路上。过了十二岁,仲永的诗就写的很一般了,再然后呢,等过了十五岁,乡里原来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孩子考取了秀才。仲永呢,却名落孙山。”

  “妈妈,啥叫‘落那个山’?”鸭宝问我,估计大宝也有同问。“意思是考试没考中,或落选了。比如舞蹈考级,谁不好好练习,考级不通过,就名落孙山了。”“幸好我没偷懒,没落孙山!”

  “能自我对照,不错哦。你觉得仲永小时候那么聪明,为啥后来考试不好呢?”

  “他不学习,当然考不上。”

  “是呀,小孩子不学习,是不行的。”我说道,鸭宝却很不服气:“妈妈,这不能全怪他,他是小孩儿,又不能自己作主,他爸不让他读书啊。”

  鸭宝语出惊人,竟让我无言以对。想了想,我又给孩子们讲起一段遥远的回忆——

  大概是2005年秋天,我在教六年级语文,兼班主任。班里有个小娟,人如其名,娟秀伶俐,父母都是曲剧演员。刚开始,我对小娟是很欣赏的。除了她的乖巧懂事,还因为女孩有表演功底,常见的豫剧选段张口就来。学校的文化节、联欢会,我们班的节目,主要由她担纲,还常常是整台晚会的压轴戏。可是从元旦开始,小娟就经常请假,据说是跟随父母演出,现在想来就是走穴、商演。再然后,她请假越来越频繁,最后,居然办了手续,走出我们这所外人挤破脑袋都想进的学校。听说,是出门学戏了。

  我不太懂艺术成长要经过怎样的朝圣之旅,也不知道小娟后来走上了怎样的人生路。只知道,那个班的学生,后来发展都很不错,有考进清华大学的,有走上教师、医生、公务员等岗位的。而对小娟,我只能用意难平三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考虑到大宝即将走进青春期、即将会有为之疯狂的偶像,我又补充道:“太早走上专业发展的道路,对一个人,特别是未成年人是不利的。你们知道全红婵吧?”

  “知道知道!那个跳水的小姐姐,她是冠军!”这次是鸭宝抢答成功。

  “对!世界冠军,你们猜猜中国的世界冠军退役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是大学,重返校园,为自己充电,用知识武装自己,让知识充实人生。全红婵14岁,和你们的石榴姐姐一样,正是读初二初三的年纪,但是繁重的训练肯定会影响她的文化知识学习。我想,她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珍惜时间好好学习的。”

  “好了,仲永、小娟、全红婵、还有花背小公鸡,他们原有的风光,是因为天赋或者曾经的努力。可是不管人生还是鸡生,都不是一次百米短跑,而是一场又一场的马拉松。不能松劲啊,咱们一起加油吧!”

  “好的,妈妈,你也要加油!家长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咱们都要天天向上!”

3

  是的,天天向上!曾几何时,全职社畜的奔波,陪读妈妈的疲惫,鸡娃内卷的焦虑,如影随形,概莫能免。还好,阴影反面是月光。在每晚的灯光下,和孩子一起读书、写字,在一天天亲子阅读中,在一次次拥被夜话里,这疲惫、这焦虑,竟也被忙碌、充实冲淡,竟至能在无形中消失殆尽,再幻化成满天繁星,照亮孩子们成长的路,转化为一个母亲乃至一个家庭,向着平和、幸福前进的内驱力。

  而在和孩子共读的过程中,我有意识地运用尽可能准确的语言,甚至是书面语言。为什么呢?当今,电子阅读盛行,信息量极大,“语言通货膨胀”现象愈演愈烈。“标题党”大行其道,写手们语不惊人死不休,读者呢,也很少有人愿意静静地读一篇文,包括对自己亲生的、正迫切需要标准化语言滋养的孩子。“现代人正在鼓励并放大语言的虚浮不实程度,就像20世纪初的“表现主义”流派,对忠实于自然再现的绘画艺术不满,改用夸张、变形的手法和色彩呈现主题。观众必须试着去解读欣赏,才能还原画作里面传递的感情与思想。”(摘自《语言“通胀”》)

  “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而日有所长。”每一日的努力付出固然难见效果,久而久之,必有些微成效。

  做母亲,我很认真;当老师,更不敢疏忽。

  今年的“开学第一课”来得比平常年份稍晚一些,但并不能忽略不计。从为何不能正常出游谈起,和孩子们交流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失控、“一位老太搅乱一座城”的扬州之疫、郑州“涝”“疫”结合的惨痛,进而讲“敬畏规矩”的重要性。因为课本所讲“合理安排课余生活”“远离烟酒 拒绝毒品”可不都是在讲规矩?

  大道理得讲,课堂还不能单单正襟危坐、相顾无言。于是,各种俗话、故事、轶事、实例穿插,讨论、表演、抢答皆有。我希望我的课堂,比我本人活泼一些,再活泼一些。

  当我是母亲,我怎样当母亲?

  当我是老师,我怎样当老师?

  这是我日日夜夜考虑、探索、反思的最主要问题。亲爱的你呵,可愿与我,在这静夜里,隔空夜话,共赴一场亲子、教育的心灵之约?

4

  作者简介:

  王艳婷,河南省淅川县第一小学语文教师。向往的生活:携书卷与爱上路,踏花归去,马蹄依旧香。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