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珍专栏 | 剪 菜

摘要:剪菜 下班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暮色苍茫,秋雨淅淅沥沥,他接我一起回家,缓缓驶过下班的路,酒店、人家飘过饭菜的香气,路过灯火通明的街区,明白这正是吃饭的时候了。虽然肚子……

剪 菜

  下班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暮色苍茫,秋雨淅淅沥沥,他接我一起回家,缓缓驶过下班的路,酒店、人家飘过饭菜的香气,路过灯火通明的街区,明白这正是吃饭的时候了。虽然肚子不饿,晚餐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要在往常中午上班前已经将粥放入电饭煲,晚上回家炒个小菜就着馒头,很快就OK了,随着天气渐冷,再加上有时候上班匆忙,晚上到家现做可就慌乱了。

  像今天两个人都加班,下午七八点才忙完,做饭有点来不及了,不免有点操心:有啥吃?吃点啥?朋友圈看到好多朋友在推介一家拉面馆不错,讨论了一下,否决了这个提议:味道太浓,赤、辣、咸、油的口味确实无福消受。还不说在外用餐,卫生问题、等待问题、停车问题……回家的心情太过急切,回家再说!

1

  先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抬头看看小菜池绿油油的芹菜:眉头一展,有了!“你安心看你的节目,二十分钟之内保证让你吃到饭!”我笑嘻嘻对他说。

  我拿上剪刀,到阳台上去,一米见方的菜池种着的蒜苗已经蹿到半尺高,虽不整齐却生机勃勃密密实实占了重要位置,菜池一侧七八棵芹菜更加油亮翠绿,伸着可爱的叶片,闪着诱人的光芒。

  我缓缓俯下身子,用剪刀从根部轻轻地剪下来,却果断有力,虽只有小小的一把,估计还没有半斤重的分量,远没有在超市买的那么长,根部也没有那么洁白秀颀,因为施肥不多,植株显得不是那么肥壮,但这已经足够了。

  大田里用镰刀刷刷砍割的豪迈和粗犷不属于这精致的小生灵,寸金寸土的城市,开辟一方园地,一小袋一小袋撷取泥土,珍重吝惜地撒播,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

  我已经是第N次拿着小小剪刀,带着几分虔诚,小心翼翼收割着费尽心思种下的瓜瓜菜菜。

  春天,生菜刚刚发芽太过稠密的时候,要间苗,拔出来的菜芽芽舍不得丢弃,仔细淘过之后白生生细线一样的小菜根,是直接就入口了的,不用炒,它受不了热油的煎熬!不用焯水,它耐不住沸水的蹂躏。一碟蒜汁、或青或红的辣椒捣碎了,加几滴香油和少许陈醋,蘸了这蒜辣醋水,味道清爽、颜色嫩嫩的、绿绿的,口感脆脆的、香香的,家常的凉拌小菜竟是无法形容的美食。

  等到小青菜长有一两寸高的时候,如果用手掐,会破坏青菜的样子,若任其生长又会导致它长得太细,于是,用剪刀取用就成了很不错的采集方式,生菜、小白菜、油麦菜都以这种方式成了佐餐佳品。

  有时候太过心软,不忍心剪掉多余的枝叶,却适得其反,反而影响了长势,才明白修剪是修缮、是“塑型”、是培养、是锻炼、是提升。经过了修剪的蔬菜才会更有生命力。

2

  今晚剪下来的芹菜,在水中漂浮,颜色更翠更绿,清香味弥散在空气中,爆香了花椒,掺了蒜苗炒出来的小芹菜,翻滚在银色的细挂面里,清清白白,煞是好看。

  清爽的香气转瞬装满了小屋,两碗热气腾腾的芹菜炝锅面立即勾起了馋虫,四只眼睛两颗脑袋齐聚桌前,吱溜溜吸口,啊呀,那叫一个香呀!

  三天五天之后,剪过的芹菜、油麦菜们又会探头探脑打量这个新奇的世界,那么,就等着我再一次轻轻轻轻地剪去枝冗,也许一切美好就在剪后重现!

  或许人生,就像菜蔬修行要修枝剪繁,删繁就简,轻装简行,搭上幸福快车。

3

  作者简介:

  麻清珍,河南省淅川县教研室初中语文教研员。中小学高级教师、河南省优秀教研员。从事语文教学和课改研究三十年,不忘初心!2018年开始文学创作,愿将写作当成后半生的爱好并坚持下去!有作品入选《师墨飘香》《师兴旷远》。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