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刚专栏 | 人性这么复杂,能怪作者吗?

摘要:人性这么复杂,能怪作者吗? 一 有人说,你怎么总是盯着坏人坏事?老是去剖析人性的假恶丑?生活中那么多好人好事干嘛你看不到不去写? 我说:人性的本来面目就是复杂而多样的……

人性这么复杂,能怪作者吗?


  有人说,你怎么总是盯着坏人坏事?老是去剖析人性的假恶丑?生活中那么多好人好事干嘛你看不到不去写?

  我说:人性的本来面目就是复杂而多样的:有正面也有反面,有真善美就有假恶丑,有值得赞美的也有应该批判的。既然如此,就不是我盯着坏人坏事,实在是坏人坏事太多。人性太复杂了,丑恶的人和事,时时有天天发生。如偷盗、贩毒、网络诈骗、杀人骗保、贪腐……触目惊心!

  人性这么复杂,能怪作者吗?

1

  仅就近期的杀妻案,可以编成恐怖片《朱晓东,冰箱里的妻子》《余晓东,悬崖下的孕妇》《许国利,绞肉机里的秘密》,不用说广州保姆何天带杀死7位雇主老人,仅仅为了得到干几天就可以得到一个月的工资!更有重庆南岸张波,为求新欢而将自己一对儿女扔出15楼窗外摔死……

  打开电视CCTV12《社会与法》翻开《法制报》,让人惊悚的事情时时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坏人办不到。只是有人视而不见、充耳不忍闻罢了!

  现实如此残酷,能怪我吗?我不写坏人坏事,就没有坏人坏事天下太平了!这不合逻辑呀!你责怪我,有什么用?你是找错了对象!

  索尔仁尼琴说:“文学,如果不能成为当代社会的呼吸,不敢传达那个社会的痛苦与恐惧,不能对威胁着道德和社会的危险及时发出警告,这样的文学是不配称为文学的。”是呀!批判是文人的传统,在大国崛起的语境之下,不可避免有批判。文学的天职就是批判:揭示社会的疼痛和症结所在。如果缺乏了批判,缺了对人性的给养,缺了对文化的反思,那作品还能成为“文学”吗?对批判的标准,是不是丑化生活,其衡量的核心并非是丑化,而是真实。一个作家的伟大就在于他的文字可以穿越时空,依然一枪刺中国民们脆弱的命门,让人们深思其中的做人道理。如鲁迅写国人(阿Q们)的劣根性:愚昧、势利、健忘……这并非丑化,而是揭示和启蒙。然而,这总是让人不爽,虽然鲁迅的笔似投枪匕首看似毒辣,实则心慈!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为什么总有人不喜欢莫言,因为莫言的小说揭示了人性的邪恶,入木三分。这等于给某些人画了像,就容易让人对号入座而恨之入骨,还站在“道德”的高台大加挞伐。莫言在《不迎合读者,坚持创作》中说:“我有一种偏见,我觉得,文学艺术它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应该暴露黑暗,揭示社会的黑暗,揭示社会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类心灵深处的阴暗面,揭示人性中恶的部分。”这可谓击中肯綮。他还说,“有很多优雅的读者,看到我的某些小说把人性的恶全部袒露无遗地表现出来,他们也不高兴。他们喜欢看一些温柔的谈恋爱的舒舒服服的小说,对这种真正能够触及到人类灵魂暴露人类灵魂丑恶一面的作品,他们感到很受刺激。当然,我绝不会为了迎合这样的读者而牺牲自己的文学创作。”莫言就这样硬气。他说,“哪怕只剩下一个读者,自己也这样写”。莫言是爱之切恨之深!要知道,有价值的作品,大多是揭露批判,而很少有奉承歌颂。

  笔者虽然做不到“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境界,至少可以说真话,对假恶丑给以批判。揭发坏人坏事,剖析人性的丑恶,正是为了针砭时弊、治病救人,给坏人以威慑给好人以警惕!这是写作者的素质和良心,错在哪里?我还只是鹦鹉学舌、点到为此,这就让有人受不了了,还站在时代主旋律的高地,指指点点。梅桑榆老师说得好:“崇尚正义,秉承良知,识人不以尊卑而障目,论事不以厉害而违心。保持民间立场,拒写献媚文章,为我写作杂文之信条。”这是值得笔者学习借鉴的写作原则。

  按照有人的说法:医生不要医治病人了,对病人的病变的肝肺盯着不放,对健康的四肢视而不见?因为你的病在肝肺!而不是医生有意盯着你的病症不放,不是医生病了,而是你真的有病!得治,不能讳疾忌医!

  按照某人的说法,警察也不要了,天天抓坏人,警笛长鸣制造紧张气氛不利和谐!法院也该取消了,不要审判罪犯,应该天天开表彰大会!反正形势一片大好,到处莺歌燕舞,一路凯歌高奏。须知:正是警察、法院,惩恶扬善,维护着法律的公平公正,给予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和社会稳定。

2

  虽然说法律是公平的,但是警察、法官却未必个个都是公平公正的。因此,也离不开监督批评,避免他们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很多人还有这种思维:出了问题,不是反思问题、查找原因解决问题,防患于未然,而是想到“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呵呵!病痛只要选择遗忘,它就能消失?丑陋只要不去揭露,它就不会恶心人?黑暗只要假装不见,它就不存在?对不足和缺点就讳莫如深或者避而不谈,只听得顺耳好话,听不得逆耳忠言,这是很可怕的,因为纸包不住火。

  我们总是习惯指责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却从不考虑错误和谎言会给我们带来的危机,以及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我们往往会很容易地就原谅了那些坏人坏事,而且总是把坏事演绎成好事,却不能容忍且异常敏感地指责那些指出错误和揭发坏人坏事的人,因为他破坏了原来的是非不分、一团和气的气氛。“看破不说破”就成为了我们最为睿智而虚伪的处世哲学。堂吉诃德在我们眼里竟然成为了“疯子”的形象,我们总是喜欢明哲保身且艳羡着骗子们获得的利益,这就有点人格分裂症的嫌疑。

  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人性那么复杂,能怪写作者吗?批判人性的阴暗、丑陋不是为了整倒谁,犹如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房间的每个角落,只是希望她更光明更美好。如果不分是非不辨善恶,就请不要自诩真诚、善良;如果不敢说真话,就请不要标榜公平、正义。

  结束语:

  刘亚洲说,“说真话的人往往是批评者,批评者往往是爱国者。伟大的批评者往往是伟大的爱国者”。看到社会不公就想发声不吐不快的人,最值得深交,他们并不是鲁莽与偏激,而是正直侠气。相反呢,哪些对社会丑陋袖手旁观、对罪恶保持沉默和置若罔闻的人,切记要防备,他们并不是理性与宽容,而是虚伪阴暗。

3

  作者简介:

  张铁刚,四川省宜宾市第三中学语文教师。四川省骨干教师。勤于读书思考和动笔,发表教学文章和随笔一百六十余篇,著有《生活·阅读·感悟·作文》一书,即将出版随笔《灵犀自悟》。有作品入选《师兴旷远》。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