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喜臣专栏 | 时间都去哪了

摘要:时间都去哪了 “门前老树发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却都藏进了满头白发……”舒缓的旋律,伤感而略带沙哑的声音,缓缓流淌。莫名的惆怅氤氲心田,萦绕脑海,……

时间都去哪了

  “门前老树发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却都藏进了满头白发……”舒缓的旋律,伤感而略带沙哑的声音,缓缓流淌。莫名的惆怅氤氲心田,萦绕脑海,交织成永恒的河流,浅吟低唱着那前尘旧事和那暮霭纷纷。一时间神情恍惚,如梦似幻,浑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今夕何夕。

  歌的名字是《时间都去哪了》。是呀,时间都去哪了?往昔岁月,旧时情景,转瞬间青丝已白发。多少次想要沿着时间的脚印奋力追寻,可是我不知道该把何时作为那追忆似水年华的起点,也不知道是该逆流而上还是该顺流而下。我不知道那逝去了的一切究竟去了哪儿,是流向了那无穷无尽的记忆里,还是流向了那遥不可知的深邃黑洞里——一维时间流向了无数维度。

1

  时间都去哪了?古往今来,无数智者的无数探讨令人更加迷惘。从夫子的“逝者如斯夫”,到张若虚的“但见长江送流水”;从赫拉克利特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到霍金的《时间简史》,没有谁能给时间下个准确的定义。我们拥有时间却被时间所掌控,我们能感知时间的流失却不知道它究竟去了哪儿。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时间的本质是什么。

  光有光子,那么,时间是不是也有时间粒子呢?或许,时间和光一样也具有波粒二重性。因为是粒,时间才可以把动人的瞬间温馨的场景定格成永恒;因为是波,时间才可以“逝者如斯夫”流动成永无止境的生命之河。只是,光速是不变的永恒,时间流失的速度是不是也一样恒定呢?

2

  又一次站在了这个小院。昔日光阴,旧时情景,纷至沓来。多少熟悉的人和事在挽留中滑过,我看到了时间的演绎,它一帧一帧地将时光折叠。打开这把时光折扇,徐徐展开的帧幕无声地交织着那无尽的欢乐,无尽的感伤,无尽的温馨,和那无尽的哀婉惆怅。

  寒冷冬夜,昏黄的灯光,皎洁明月,簌簌落雪。小屋内,庄稼秸秆铺成的床,被窝竟然也如此的温暖。多少次,被牛咀嚼的声音惊醒,凝视着那黑亮的眼眸,将那天真和懵懂遥想到九天云外。多少次,被清冷的月光唤醒,把那月光的丝线编制成一帘又一帘的幽梦。多少次,被那折枝的夜雪撞醒,顾不得寒冷,在那一片一片落雪上,变幻出无数动人心弦的精灵。

  一年又一年,时光就这样轻触心弦,将那天真和懵懂的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

  终于有一天,小屋里没有了牛。终于有一天,在连绵的阴雨中,小屋如同站累了散了架的老人,不顾时光的挽留,轰然倒塌。倒塌得是那样毅然,倒塌得是那样决绝,倒塌得令那月光、夜雪、无数的光影连同那满腹的心事再也无处安放!

  银汉无声转玉盘,却不道流年已暗换。

  时间悄无声息,但岁月的刻刀却异常锋利。它把一个人的青春催放得璀璨无比,又把一个人的爱恨销蚀得无声无息,最终把一个人风化为一抔黄土,雕刻成人间绝迹。

  时光重叠着过去,我又站到了你的面前。我看见你一手家务,一手摇篮,嘴里还哼着曲子。我伸过手去,要接过你的家务,要推动那个摇篮。我想让你停下手中的一切,好好地坐在凳子上,慈爱地看着摇篮里的我,专心地哼唱那最动听的歌谣来哄我入眠。

3

  我看见你背着我走出家门来到地头,你把我放在地头树荫下,自己在烈日下拔草育苗;我看见你为我缝好书包,把我送到学校门口,自己又转身去忙地里的活;我看见你在昏黄的灯光下,缝补着我的衣物,我看见你酸涩的眼,也看见了你的呵欠……

  你和我的一切一点一点地走来,又一点一点地离去。我伸出手去,想扛起锄把和你走向那块地。我清晰地记得那块地的形状,以及那块地上每一年所种的庄稼。那一年,我们顶着烈日劳累在那块天地,棉花茁壮碧绿,瓜苗更是长势喜人。可是一夜大雨,一片汪洋。我看见你扛着锄把正要走出院门,而我拿着铁锨正跟在身后。我喊你们让你们等等我,喊完就伸手抓立在墙边的另一把锄头,可是锄头明明在,任凭我怎么努力也抓不到手里。再抬头时,你和我已经说笑着走出了院门。后来,我看见你一个人回到家,静静地躺在床上,任凭我们撕心裂肺的呼喊,也再无应答。素车白马,我看见我们为你引路,把你送往墓田……

  我微笑,我泪流满面。一幅幅场景,不同时空,重叠成这把时光折扇。在心中,也在眼前。

  又是清明节,祭扫后,又相聚在这个小院。阳光和暖,菠菜和蒜苗已郁郁葱葱,墙角那棵荠菜正开着小花,把春光摇曳得明媚晃眼。

  女儿,侄女,还有外甥的女儿,正在院子里欢快地玩耍。姐姐从厨房里走出来说:“你们三个过来,咱一起拍个照。”一家三代四个人连同温馨的小院和明媚的春光,都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4

  四个人都绽放着最灿烂的笑容,脸型和模样也都很相似。我知道,姐姐很像你,容貌像,声音像,性情更像。现在女儿和侄女,甚至连外甥的女儿也都像极了你!原来你并没有离去,你只不过悄悄地改换了身份,悄悄地改变了年龄,悄悄地改变了一点点模样。我知道你一直在穿越时空,和我们永在。

  这个世界用情感来领略是个悲剧,用理智来领略是个喜剧。

  时间都去哪了?

  ——你的时间都流向了和我们同在的时光里!

5

  作者简介:

  朱喜臣,山东省东明县第二初级中学语文教师。世事沧桑,浮沉随浪,静看云卷花开,任由云舒花落。只愿用心感受人生点滴,用笔描绘生命悲喜。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