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 苟云惠:她是谁

摘要:她是谁 有时周五会因为例会下班晚些,但今天的公交似乎更慢,当我终于上车时,车箱里已挤满人,没有坐位。 一个女人起身,让坐一个抱孩子的妇人。 可她猛然站起来的那一刻,惊……

她是谁

  有时周五会因为例会下班晚些,但今天的公交似乎更慢,当我终于上车时,车箱里已挤满人,没有坐位。

  一个女人起身,让坐一个抱孩子的妇人。

  可她猛然站起来的那一刻,惊到了我。痩黑的个子不算太高,大约三十几岁,怀抱一堆东西,前襟的衣服向下拉扯,胸衣和胸几乎完全暴露,我确定,她绝不是秀春光。

  一般这个年纪的女人似花开正浓,精致、成熟、有淡淡的香味。

1

  我没忍住好奇,多看了她几眼,正思索要怎么提醒她,她却冷不丁地对着一位阿姨大声喊道:“盯着我看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认识我吗?”

  阿姨小声嘟囔一句“有病”,低下头,不再说话。女人毅然转身朝向车外,整个车箱都低头,安静下来。

  此刻夕阳已被城市遮挡,天空的云朵变幻各种形状,在湛蓝的背景下演绎不同的风景,有时惟妙惟肖充满诗意,有时暗藏秘密,仿佛要考察你的眼力,却怎么猜都看不出它表达的含义。

  一如这神秘的女人。“她是谁?为什么这样?是不是神经错乱的病人?或者是给谁赌气离家出走?我要不要走过去帮她?”但想想她刚才激怒的样子,又胆怯地对自己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

  一批批上上下下的人,车上的位置渐渐空下来。

  她转头,瞬间和我有两秒钟的对视,我脱口对她摆手:“过来,这边有位置坐”。

  她决绝而快速地摇头,然后走到前面的空位。

  我望着她的背影思索:她反应灵敏,目光坚定,头发烫过而不凌乱,不像精神病人;她的衣服看起来有些旧,有些走形,但还算干净,像平时在家随意穿的居家服;她身上有异味,可这大热天,也许是出了太多的汗;她看到抱孩子的人让座,说明她懂礼让有爱心;她不时地向窗外观看,估计是怕错过站牌……

2

  窗外的高楼和树木以车速后退,宛如过往的一切,扔在时间的街头;路上的车辆和行人以相向、或同向的姿态各行各的,因速度不同而擦肩;只有我与她,以车厢的距离疑虑,盯着她的背影不动。

  因为看不见她的脸,所以猜不出她看环境的表情,陌生?迷茫?还是焦急心慌?她不停地转头,一会儿向前,一会儿转向窗外,貌似不那么平静。

  这时我有些盼望,盼望她能先于我下车,这样,我可以知道她去了哪个方向,知道她有目的地可去,并且到了目的地,从而求得一点点自以为是的心理安慰。

  但是没有。我下车时,她还在。

  请原谅我的多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认为世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物体都是孤独无助的,包括强大者。既然大家都一样,为什么不可以相互关心取暖和帮助呢,尽力所能及。

  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干。回家后突然就想到,车的终点站是医院。

  她会不会是因为有亲人或朋友遭遇到什么事故,接到消息不顾一切,一路奔波去医院的?又因为心急如焚和牵挂才忘记形象忘记自己?

  但她没忘记爱心,起来让座。

  我更加深深的惭愧起来。

3

  作者简介:

  苟云惠,南阳市第十三中学生物教师。中小学高级教师,南阳市作协会员。曾在散文诗等杂志及报刊网络发表诗歌散文几百篇,出版诗集《一朵比一朵美丽》。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