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文静专栏 | ​仲夏夜之梦

摘要:仲夏夜之梦 古人云:日长之至,日影短至,至者,极也,故曰夏至。夏至的白天尤其长,傍晚更是姗姗来迟。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感受夏日的微风,眺望微醺的橘色晚霞,等待着夜……

 仲夏夜之梦

  古人云:日长之至,日影短至,至者,极也,故曰夏至。夏至的白天尤其长,傍晚更是姗姗来迟。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感受夏日的微风,眺望微醺的橘色晚霞,等待着夜幕的降临。庄稼地里的玉米苗还未长成密不透风的“绿墙”,故而小路上还是凉风习习。

  我脚下的这条小路,硬化过的路面平坦无泥,太阳落山,路面的温度明显下降。加上傍晚的凉风,让人不禁要微眯着眼睛眺望远方的天色。这条小路比不得黄州那段一里多的脏泥路,那条脏泥路大概是文学史上最出名的一条路:那凌乱的脚印,一脚深一脚浅,踩出了一个放浪形骸的达者。

1

  两条不同的小路,在这个仲夏之夜让我恍惚间发现了什么。有的路是泥路,浅浅地铺一层碎石,雨水一阵洗刷便露出松软的土层,泥泞不堪。若想要其如花岗岩般坚硬,便要承受烈火和重压的痛苦,将生命的苦难和伤痕紧紧压在身上。

  这时不禁想起千百年前的苏轼,那时候他也处于贬谪黄州的失意与苦闷之中,他又是如何对待这些苦难与伤痕呢?他以山水和自然为师,望向江中的水与月:“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思想如是,人生亦如是。千年前的古人告诉我们,面对苦难与伤痕,我们可以微微一笑:谢谢指教。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这里远离城市的璀璨,也缺少都市的喧嚣,只有缱绻的天色,弥漫在空气中的泥土与草木的芳香以及在虫鸣的衬托下越发纯粹的宁静。身处这样的仲夏之夜,想起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无言的纯朴所表示的情感,才是最丰富的。人生是一场美丽的梦,我们要学会给自己卸下生活的包袱,让自己满面春风。相信人生海海,来日方长,即使没有加分,结果也坏不到哪里去。

  天色愈暗,月色愈亮。百年前毛姆大叔也许如今人这般看着天上的月亮,对他来说月亮是那崇高而不可企及的梦想,六便士是为了生存不得不赚取的卑微收入。多少人只是胆怯地抬头看一眼月亮,又继续低头追逐赖以温饱的六便士?当然,毛姆不是这样的人,他的《月亮与六便士》让我们认识了这样一个人——斯特里克兰,在别人眼里他是不可理喻的疯子、执迷不悟的傻子、冷酷无情的负心汉,唯独没有看到他为了不辜负内心的热情与理想而不顾一切!

2

  天上一轮月,人间万里明。抬头望的是同一轮明月,低头却各有各的心事。世事纷扰,疲惫的时候不妨略微“躺平”一阵,看一次月亮就用心去感受这月光,去思考自己真正向往的人生——路在脚下,你只管认真的走,会有人看见你的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过,在循梦而行的间隙,还是希望能给自己留出一点时间,不必着急赶路,该慵懒时慵懒,该自在时自在。在这个清凉的夏夜里,愿接下来的一切都能如你所愿。

  作者简介:

  于文静,供职于长葛市新区实验学校。爱旅行,爱美食,更爱读书。最喜欢的话:“诗和远方”哪怕再好,你不把眼下过好,远方你去不了,诗意的人生也与你无缘。有作品入选《师墨飘香》。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编辑 : 娜娜 / 小威 / 沈晓沫
● 发布 : 晓陌     审核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教学参考河南站,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4-2020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