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就是暖

· 高校 来源:黄淮学院 作者:王明月 Monday March-30 2020 20:15:59
摘要:灯红酒绿,灯火通明,开车的骑自行车的还有斑马线上的行人、骑电动车的坐公交车的都各自忙绿。夜幕无比无情,让无所依的人更加寂寞。各路公交车都有自己的路线,偶尔有交叉,……

  灯红酒绿,灯火通明,开车的骑自行车的还有斑马线上的行人、骑电动车的坐公交车的都各自忙绿。夜幕无比无情,让无所依的人更加寂寞。各路公交车都有自己的路线,偶尔有交叉,或起点相同,或终点相同,可终究不能一路同行。

  兰考的火车站(过完年后),穿梭着形形色色的人,南来的北往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站着的坐着的蹲着的,走着的躺着的,一下子能看到这么多人,该新奇?该警惕?本地的外地的,形单影只的,成群结队的,操着各种方言,听懂的听不懂的,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吃泡面的,塞耳机的,东张西望的,一脸茫然的,拉行李箱的,挎大包背小包的,旁若无人,呆滞面无表情。悠闲等待的,匆忙奔走的,穿皮鞋的,戴帽的,彼此不是一路人,不交流,不对视。妈妈、爸爸、爷爷,孩子都瞪大眼睛,眼珠来回转,看好自己的行李和人。有座位的坐着,没座位的站着,也有坐在行李箱上的,躺在麻袋上的……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一拨拨人踏上各自的征途。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就这样。ABC区的人,看着提示牌留心着自己的车次几点几分开,全国各地的火车在人们心里急切地路过。冬的午夜气温在逐渐降低,候车室的人断断续续的来,一窝蜂的走,断断续续的来……总之,总是有人在这明亮的房子里,提着眼皮。

  我是一名寒假后返校的大学生,早早地来到火车站是因为能到火车站的最后一班公交车是下午6点多,然而火车票是夜里12点多的。将近晚上8点的时候,约莫一个年纪是初中生的女孩一边帮老太太提包裹,一边搀扶着老太太走进站内。老太太穿着棕色小袄,黑色裤子,斜挎一蓝色小包,吃力地提着看起来破烂不堪而沉重的黄色包裹,包裹暴露着易拉罐、废纸盒、矿泉水瓶等杂物。女孩提着一个棕红底衬白点的包,松松的,看起来较轻。看来,老太太是拾荒者,她的行李只有能卖钱的废品。老太太的手黝黑黝黑的,好像刚挖过煤的脸只有眼睛是白的黑白掺半的头发,剩下还没下岗的几颗牙。两人眼睛四处寻觅哪里有空位,老太太终于在我所在靠墙的一排四个座位中看到座位上只有一个小包的半空座位。我坐在最左边的位置,右手边是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穿着白衣拨弄着手机的女孩。座位最右边是一个外出打工的年岁约莫20的小伙子,短发,皮肤像老太太的脸一样黑,粗糙的手指点着手机屏幕。老太太慌忙拉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奔向半空座位,对打工小伙子说“能不能拿一下包?”示意她要坐那里,小伙子爽快地将包拿开。白衣女孩瞥一眼老太太便向我这边靠,似乎在嫌弃老太太脏。待老太太坐下后,初中生女孩递给老太太一个烧饼说“奶奶,别饿着,这烧饼你吃吧。”两人推让几下后,老太太边收下边说“咦,把我送到火车站,还给我买烧饼吃,真是谢谢了。”初中生女孩安顿地说“那奶奶你就先坐在这等车吧,我还得回学校上晚自习呢。”老太太点头答应说“那行,路上慢些呀妮儿。”女孩回头挥手答应,笑着走了。我旁边的白衣女孩沉醉在手机聊天里,不时哈哈大笑,听着歌摇头晃脑,不时还会唱出一两句。

  初中生女孩走后,拾荒老太太吃力地啃着烧饼,索性用手抠一小块抠一小块地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咀嚼着……我闭上眼睛,准备休憩一会儿。打工小伙子看到拾荒老太太艰难地进食,很不忍心,便走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水,径直走过去递给老太太一瓶,说“您喝吧,别噎着了。”老太太客气地说,“我不渴,那,那给你一块钱吧。”小伙子说,“大娘,您喝吧,我不要钱。”接着小伙子坐下来和老太太交谈。小伙子问“您多大了,这是要上哪去呀?”“我今年已经六十二了,要去深圳,你嘞?”拾荒老太太说。“我呀,要去广州打工,已经出去干了两年活。您怎么一个人啊,没人送你么?”“我这次过年从深圳回来是为了领低保钱,却没领到。儿子、媳妇儿也在深圳,我们在那儿租了个小房子,在那安家了……”时间一点点地捱着,我有些疲惫不由闭上眼睛,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的话。白衣女孩去便利店买来一些零食,自顾自地吃着,看着综艺节目,音量开得很大。

  零点已过,小伙子不知什么时候已坐上远去的火车了,拾荒老太太张着嘴,背靠座椅仰头大口地呼吸着睡着了……凌晨一点我的车次终于来了,它总是晚点,这次晚了30多分钟,令我难过的是我买的是站票。走进车厢,拥挤让我无处下脚,沉闷让我呼吸困难。我想极力寻找一小点落脚的地方以捱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车上有许多没有座位的人,站着的、倚靠在座位边的或者躺在过道上、座位下。突然,我看到了我扶着的座位上坐着的人,就是那个火车站坐在我旁边的白衣女孩,她有座位。我很尴尬地站在她的旁边,她见我没座位便慷慨地说“要不你坐这吧,咱俩挤一挤,迁就一下。”说着身子往里边挪了挪,给我空了一点地。顿时我心里又感激又有点难为情,没想到刚才那个对拾荒老人视若无睹的女孩竟然这么暖心。刚才她不是对老人漠不关心不闻不问,并且嫌弃吗?我觉得很意外并且惊喜。我问她“你今年多大了?要去哪里?”她随和地说“我今年17,去广州。”“哇,广州,这么远,去干嘛呢?

  “打工啊”她慢慢地说,脸上似乎有点无奈。“你一个人吗,你爸妈在那里么?”我惊诧地问到,“对呀,没有。”“那你要坐多长时间的火车啊?”她淡定地说“两天”我只有自愧不如,因为就算我已经上大学了,也是不敢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的。女孩很困,趴在桌子上,一会儿就睡着了。三个多小时后我到站了,女孩还在梦里,希望她做个好梦。认识一个一面之缘的好人,我感到开心,她给了我以后尽量帮助他人的勇气,并且接受帮助也不能觉得理所当然。

  大家都是一辆辆前行的车,谁都有车抛锚出故障的时候,搭把手帮一把,前进的路上不孤独。有的人看到无助者,觉得献爱心就是举手之劳便毫不犹豫伸出援助之手;有的人则需前思后想,瞻前顾后;有的人只是闭上了眼睛。献爱心不分年龄,不分男女,不论头脑里有多少书本知识。当别人需要帮助时,伸手就是暖。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发布 : 晓陌
● 编辑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黄淮学院,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王明月  黄淮学院

作者介绍:黄淮学院文化传媒15广播电视新闻学

  • 指导老师

  • 老师评分

    未评分

  • 发布时间

    2020-03-30

点 评:指导老师暂未对本篇文章做出点评...


猜您喜欢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9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