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铃”

· 高校 来源:黄淮学院 作者:秦伟佳 Monday March-30 2020 20:15:06
摘要:似是所有的理科男都有的特性:呆。楼上的罗伟便是如此。与其说他呆倒不如说他死板,不懂变通。每天早上6:30都能准时听到楼上想起咚咚咚的脚步声,先是从南角跑到东北角,然后再……

  似是所有的理科男都有的特性:呆。楼上的罗伟便是如此。与其说他呆倒不如说他死板,不懂变通。每天早上6:30都能准时听到楼上想起咚咚咚的脚步声,先是从南角跑到东北角,然后再跑回南脚,一阵噼里啪啦再跑到房子的东面,五分钟后再回到西角,开门声,不出十秒,门前便会响起下楼的声音,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饶是住他楼下不短时间了,愣是没打过照面。这是我家搬来几个月我总结出来的。他总看起来特别匆忙,按理说这住在城市里也不必天天这样,上班时间还早啊,怎么赶时间都只会多不会少吧。

  夏季还好,人们都起的比较早,可随着季节的转变我变得没有耐心,我不愿每天都听到闹铃似的脚步声。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便在他上班回去后上楼跟他说了我的想法,他透过厚重的镜片看着我,似是在欣赏一部并不好笑的默剧,眼睛定定的,过了半晌,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我转身离开,听到他缓慢的关门声。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如期的听到了那让我如痴如醉的脚步声,不过明显缓了不少——显然我的谈判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但早期的单元房就是这样,因此我不允许我的孩子带他的小伙伴们来家里玩闹,我想也许楼下也会不同意的。可那罗伟也明显有了动作,因此我也只能就此作罢,倒是养成了早起早睡的习惯。

  沿海的城市总会有机会遇到暴风雨的,前一天晚上气象台预报暴风雨红色预警,整个A城的工作单位都发布了放假通知,连孩子们都修课了。想着第二天不用上班便不自觉睡得晚了点,到了凌晨,果然雷雨发作,电闪雷鸣,风呜呜的作响,从窗户缝里灌进来,令人心里发怵,“那楼上的罗伟更不会起了吧”,我更加断定得想。然而天还没亮透我楼上的“闹铃”还是起了。可是这么大的风雨他又要去哪里呢?

  看来没有什么会阻挡他了,而我也不得不考虑搬走,这样实在是太影响我正常的生活了。我开始着手搬家,东西太多太琐碎我不得不天天起的大早,可是我突然发现,我听不到我的“闹铃”了……我竟觉得如此不习惯,于是我暂且放下了我手中的活。晚上我再次来到楼上,向他发出了我内心的疑问。

  “敬老院的张阿姨去世了。”他的目光依然定定的,像在看一部并不好笑的默剧。随后在他颤抖的声音里我了解到了故事的全部:张阿姨的丈夫多年前就因病走了,是个空巢老人住在郊外的敬老院里,罗伟则是孤儿院长大,大学时期得到了张阿姨的资助,工作以后他便每天早上都去看望张阿姨。回忆起这些,他摘下厚重的眼镜失声痛哭。我想象着两人依依相惜的画面,拍了拍罗伟的肩膀转身离开。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物归原处,我不打算搬离这里了。我又听到了“咚咚咚”的脚步声,迷迷糊糊似乎在做梦,我睁开眼睛,确定那是楼上的“闹铃”,天哪!还是6:30我听到他下楼的声音便打开房门,“李太太,实在不好意思,又吵到您了。”“干什么去?”我眯着眼问他。“我以后要去敬老院当义工了,可能以后还会继续这样,我以后会注意再慢一点……”,“别说了”我打断了他,“明天带上我吧!”他的目光依然定定的,我笑着关上了门。


  • «
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穿越到手机上阅读

● 发布 : 晓陌
● 编辑 : 朤朤 / 陌语
● 热线 : 158-1078-1908
● 邮箱: 770772751#qq.com (#改为@)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所有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篇文章来源 黄淮学院,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秦伟佳  黄淮学院

作者介绍:黄淮学院文化传媒15广播电视新闻学

  • 指导老师

  • 老师评分

    未评分

  • 发布时间

    2020-03-30

点 评:指导老师暂未对本篇文章做出点评...


猜您喜欢

豫ICP备 豫1701224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 1078 1908 法律顾问:河南豫上律师事务所——雷锋
© 2019 southeast culture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